未分类

富二代app污二维码二维码失效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很在意他们。”

泰尔斯定定地看着情绪不稳的快绳:“的父亲和哥哥。”

快绳愣了一瞬。

他的神色黯淡下来。

“有家人吗?泰尔斯?”

泰尔斯抿紧了嘴唇。

家人。

一股难言的滋味浮上心头。

在那些零散细碎的记忆里,大概是有的吧。

但在这里……

快绳挑起眉毛,想起了什么。

重庆大学校花绝色无双图片

“抱歉,我忘了,”快绳在昏暗的灯火下挥了挥手,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:“当然,这使成为唯一继承人,身份敏感,各方瞩目。”

泰尔斯无言地点点头。

“但我有。”

快绳的笑容慢慢消失:“从懂事的第一天起,我就被告知:我有一个伟大英明的的父亲,与一个堪称楷模的兄长。”

“父亲很严厉,很冷淡,身为整个龙之国度的君主,他永远都有处理不完的政务和无法反驳的理由。”

“兄长则很优秀,夺目耀眼,果敢干练,身经百战,威望深入人心。”

快绳挪了挪肩膀,脸庞沉在火光照不到的黑暗中,不辨表情:“而我,努恩王的次子,苏里尔王子的弟弟……”

他沉默了一瞬,随即抬起头。

“泰尔斯。”

“在父兄都如此出色的情况下,我整整十几年都活在他们的身影之下,追赶他们的脚步,追逐他们的世界,可无论我有多努力,无论我在课业上表现多好,在餐宴里多滔滔不绝,在狩猎中打下多少猎物……却永远触不可及。”

泰尔斯凝神听着,却听快绳不以为然地笑了笑。

“直到金克丝女官告诉我……”

他的眼睛反射着灯光,里面浮现难言的情绪。

“我是他的弟弟,生来就要辅佐与服务他苏里尔注定成为龙霄城大公,甚至埃克斯特国王,我要从心底里敬服他、遵从他、忠诚他,成为他的助力和臂膀。”

“我只能规规矩矩,端端正正地完成自己的课业,成长,成年,做个普普通通,平平淡淡,不突出也不差劲的北地贵族,这就够了。”

快绳深吸一口气,语气中有着不易察觉的戏谑。

“成年之后,作为未来国王的弟弟,我会有自己的一小块封地,以男爵甚至子爵的身份分封出去,拥有我自己的姓氏,自己的家族,沐浴着龙枪分支的荣耀,或者作为联姻的棋子,在国王的注视下,娶妻,生子,终老,死去,等待后人把我的名字写在两个家谱之间。”

“任何僭越和不敬的想法都是不对的,如果我表现得太突出,太异常,人们反倒要怀疑是不是有异心的臣子在暗中唆使我了。”

泰尔斯看着快绳,竭力想象着曾经的摩拉尔王子。

“这就是我的前半生,以及我曾经以为会拥有的,我的一生。”快绳恢复了原状,不带感情地道。

沉默。

“但是这并没有持续下去,对么,”静谧中,泰尔斯轻声接过话头:

“意外总是突然而至。”

快绳转向他,嘴角微扬。

“对,就是想的那样,”前王子淡淡道:

“十八年前,战争前夕的那个夜里,睡梦中的我被尼寇莱和他的卫队们带出城堡,从属于我的,我原以为要终老其上的偏乡封地,回到龙霄城。”

快绳的目光停滞在空中,语气空洞。

“苏里尔就躺在那儿。”

泰尔斯叹了口气,想起许许多多的人口中的那位努恩长子。

“对,那个苏里尔,我曾经景仰、敬畏,让我自惭形秽又心生怨怼的兄长,就那样静静躺在英雄大厅里,一动不动,脸色苍白,金币覆盖他的双目,长剑握在他的掌中。”

“我们年纪相差很大,平时也没什么话,但我觉得,那是我们之间距离最近,最没有隔阂的一次接触。”

快绳呆滞地道:“那天,曾经雄姿英发的父亲像是老了二十岁,面对他向来漠不关心、放任自流的次子,他说了很多,从国王的权力,到大公们的关系,对封臣们的态度,包括即将到来的战争……但我一句也没听进去,满脑子都是苏里尔那苍白的脸色。”

“那一夜,我成了第一继承人。”

泰尔斯轻声叹息,不知为何,他想起了自己在复兴宫里,被承认为星辰王国第二王子的那天。

“在生命的前十几年里,所有人都训斥去做一个服服帖帖的听话少年,不得稍有逾矩,而在一夜之后,所有人又转过头,逼着成为一个雄才伟略的英明王子。”

快绳的话死气沉沉,了无生机,带着淡淡的讽刺:“该死的命运,在我经历了疑惑、羡慕、嫉妒、怨恨、痛苦、不甘和最终的放弃与释怀之后,又一次戏剧般地降临我的身上。”

他冷笑一声。

“但知道,我在那个座位上,在那个地狱中看到了什么吗?”

泰尔斯抬起头,直视着快绳的双目。

“扭曲。”曾经的摩拉尔王子冷着脸,吐出这两个字。

“康克利佩菲特,曾经没心没肺,跟我一起长大的烽照城小子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疑神疑鬼,心事重重,说话遮遮掩掩而虚伪客套,”快绳默默道:

“我试着以朋友的身份接近他,但是……自从康克利的祖父和父亲过世,自从他成为年轻的烽照城大公,自从我成为了龙霄城的继承人,他看我的眼神里,就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。”

泰尔斯皱起眉头,佩菲特大公在决斗最后的歇斯底里与痛苦自白,出现在他眼前。

“在父亲敲打他的时候,我劝止了他,我主动请缨去说服烽照城,”快绳微微颤抖:

“但无论我如何努力,如何表达我的真诚和歉意,如何向他保证我一定会……康克利的笑容却已经没有了温度,仇恨,嫉妒,疯狂,这些就是我能从他的身上解读出来的东西,我们再也没法像过去那样,心无芥蒂地喝酒了。”

他的最后几句话满布苍凉。

“至于查曼伦巴,当我在战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我就明白。”

快绳轻笑着:“那个过去沉稳而温和,举止得体的查曼表哥,已经不存在了,他的眼里只剩下死寂和痛苦,空洞和冷漠,他的躯壳里只剩下沉默寡言、惜字如金的黑沙大公,仿佛他亲人的鬼魂依旧笼罩在他的头顶,久久不散。”

“我每一次跟他说话,都不寒而栗,要么我是在跟死人说话,或者,在他的眼里我才是死人。”

泰尔斯想起在火光里忽明忽暗的黑沙大公,捏紧了拳头。

“扭曲,泰尔斯,扭曲。”快绳的声音回荡着。

“他们都被扭曲,被俘虏了,包括我的父亲和兄长,泰尔斯,被权力俘虏了,奴役了,迷失了。”

曾经的埃克斯特王子冷冷地道:“在那副锁链里,他们变成别的模样,冷漠的工具,冷血的人渣,多疑的暴君,却唯独不再是他们自己。”

泰尔斯愣住了。

很久很久以前的某段对话,重新在他的脑海里回荡起来。

“因为如果要进入这个圈子,泰尔斯,乃至爬到顶端,”快绳的语气急促起来:

“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俯首称臣,开放的身心,让他们的世界和观念,统治的全部,把变成自己也认不出来的模样,只有这样,才能开始玩这个游戏,才能玩得风生水起。”

“我听说是从民间被找回来的,泰尔斯,”快绳轻声呼唤,把泰尔斯从沉思和出神中呼唤回来:

“那么回答我,仔细想一想,成为王子之后,变成了什么模样?”

“是否还能选择自己的路途?跟随自己的心意?”

“在成为王子之后,”快绳的话像一把尖刀,直入泰尔斯的心口:“还是自己,还是泰尔斯吗?”

“还是已经……变成了别的东西?”

“得到了什么,又失去了什么?”

泰尔斯静静聆听着。

想到这里,他下意识地扣紧了腰后的jc匕首。

那柄从废屋带出来的匕首。

他的曾经。

他的过去。

几秒后,泰尔斯表情沉寂,摇了摇头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他艰涩地道。

“说呢?”

快绳笑了。

“跟一样,”前王子敲了敲墙壁,姿态僵硬地靠上去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但我知道……这会怎么结局。”

快绳的目光汇聚起来,炯炯有神。

“我不晓得苏里尔是怎么死的,也没人告诉我那场蹊跷的狩猎是怎么回事,但自从成为该死的继承人之后,我觉得我明白了:苏里尔是注定要迎来他的终结的。”

“不是因为某个个人,某个阴谋,某件意外,而是因为他坐在这个位子上,更因为苏里尔生就此道,身在其中,他的果决冷酷和野心勃勃都是征兆,当他习惯了在黑暗中前行,在诡计里纵横,在政治上来回,在战场上挥剑,在龙之国度的风霜里攀登雪峰……那他终有一日会死于兹,或迟,或早,不是这次,就是下次,他的生活方式终有一日会倒卷而来,吞噬他的人生。”

泰尔斯深吸一口气。

倒卷而来,吞噬人生。

亡号鸦评价苏里尔的话还历历在目,可快绳的话却让他有了更多的理解。

“这与的力量无关,泰尔斯,相反,力量越大,权力越大,这副锁链就锁得越紧,箍得越深,越是无法挣脱。”

快绳冷冷望着他:“就像我们的父亲。”

“就像现在的查曼伦巴。”

房间重新安静下来。

一具尸体和两个身份特殊的人,就这样,在月光和灯火下相对无言。

“就是这样?”

片刻后,泰尔斯艰涩开口。

“这就是改变的原因?”

“是出走的全部理由吗?”

泰尔斯松开腰后的匕首,叹息道:“无论是努恩王还是佩菲特,他们告诉我的故事时,总是有个姑娘参与其中。”

快绳微微一动。

他从墙壁上离开,不知不觉地坐正。

“如果是从他们那儿听来的,”快绳的脸上难得地出现了几丝不带阴霾的笑容:“大概没什么好话。”

泰尔斯挑起眉毛:“所以?”

快绳先是顿了一下,随后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了望星辰王子,语气深邃而柔和。

“泰尔斯,年纪不大,但是……曾经爱上过某人,或者,被某人爱过吗?”

只听快绳淡淡道:“有时候,青涩的感情才更刻骨铭心。”

泰尔斯刚想摇头。

但就在那个刹那,他想起了一个声音。

那是一个只出现在碎片里的,柔和好听的女声。

他的身体僵硬住了,制止了他摇头的举动。

那个每次出现,都让他不自觉地颤栗和痛苦的声音。

那个他始终无法想起主人名字的声音。

她?

泰尔斯微微一颤。

“也许,”泰尔斯下意识地道,在恍惚中点了点头:“也许有的。”

她。

月光洒落在屋里,仿佛轻轻抚摸着两个沉默的人。

快绳看了王子很久,最终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。

“真好。”

快绳抱起双臂,把目光从泰尔斯的身上收回来,看向破窗外的月光。

“无论有人牵挂,或是被人牵挂……”

只听他幽幽地道:

“都是一种幸福啊。”

你可能也会喜欢...